张老师读水浒之十五:黄牛肉与水牛肉

黄牛肉与水牛肉不是什么地方都能够吃到的,但却绝对是一个地方的特产。这个地方很有名,叫十字坡。
十字坡也只有一家酒店有得买。这家酒店环境很好,就在一棵需要四五个人合抱才勉强抱得过来的大树边。酒店的主人很有名,男的叫菜园子张青,女的叫母夜叉孙二娘。
张青原来还算务正业,是个种菜的菜农,不过种的不是自家的地,是替一个叫光明寺的庙里种的,有一天,也不知道是因为一件什么事,反正绝对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与寺里的和尚发生了争执,他脾气暴躁,一时性起,一失手便把和尚给宰了,而且为了毁尸灭迹,他竟然把这座庙烧成了一片白地。
也许天高皇帝远,也许他运气实在好,干了杀人放火的泼天大事,居然还可以逍遥法外,“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”,这句流行了成百上千年的俗话如果拿过来对他振振有词说,一准会笑掉他的门牙。
他本就是一个不怎么安分的人。既然杀人放火都没有受到追究,那做强盗就更不会有什么问题。所以他有滋有味地干起了“剪径”的勾当。“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?”一天,他照常打劫,却遇上了一个对头,一个姓孙的老强盗,小巫见到了大巫,结果他这个小强盗被那个老强盗一扁担打翻在地,这下总有苦果子吃了吧,没想到,他的运气实在太好,不仅不“恶有恶报”,不但没有置之死地,还居然被老强盗带到城里收做了徒弟,后来还娶了老强盗的女儿。真是比狗屎运还狗屎运。也许是天下强盗是一家,就像通常说的天下警察是一家一样,也也许是不打不相识,惺惺惜惺惺,强盗惜强盗。这也可以看出,强盗自有强盗的一番逻辑,是我们这些没做过强盗的人难以理解的。
做强盗当然不是长久之计,这毕竟还是在刀尖上行走的活计。积累了第一桶金之后,张青很懂得转型,就像改革开放之初一些人下海经商一样,他跟老婆孙二娘商量后,并且说干就干,就在十字坡开了这家酒店。
放在十字坡这样的乡野之地开酒店,有些蹊跷。虽然开在路边,可客源不会很多,不可能像在城市里那样,人来人往络绎不绝。不过,有时候做生意也像打仗一样,人不在多,而在精,张青看重的是经过这356bet余额负数里的多是过往的客商,商人最有的是钱,这样,他的店就有利可图了。开始他可能还是一本正经的做着生意的,可是就算收的饭钱菜钱住宿钱多一些,也没有丰厚可观的利润。这就得想点办法,怎么样才能实现利润的最大化?就像马无夜草不肥一样,人无横财不富。作为一个对杀人放火没有什么顾忌而法制观念又非常淡薄的人而言,对于一个曾经杀了人放了火却没有受到追究的人,杀人既轻车熟路,得心应手,又可以做人肉生意,一本万利,自然便成为张青夫妇的一个重要选项。加之人肉包子制作十分简单,不用什么工艺,而且还不用花什么力气,只要有蒙汗药就成。
什么买卖做多了,都会取得一定的经验的。他们把麻翻的人分门别类,肥胖的人可以做成黄牛肉,瘦弱的蛮子可以做成水牛肉;大块的好肉,切做黄牛肉,零碎的小肉也不能浪费,可以做馅子包馒头。
这样的营生就一直这样干了下来,而且经年累月,还真没有出过什么事。既没有工商部门的官员来检查,也没有卫生局的技术人员来检疫,还没有公安局刑侦队的警察来侦查,也不知道他们夫妇是怎么做到的。而且,地痞流氓阿飞无赖也没来上门耍无赖或索要保护费。真是想怎么做就这么做,想要谁死就让谁死,真是无法无天。
“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”,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”,做多了,十字坡酒店就名声在外了。就连武松这个在此时还没怎么行走江湖的人也听到了:“大树十字坡,客人谁敢那里过?肥的切成馒头馅,瘦的却把去填河。”不过,他这句顺口溜与事实明显不符,所以笑嘻嘻的孙二娘便予以驳斥:“客官,哪得这话?这是你自捏出来的。”肥的明明做成黄牛肉卖嘛,而且又怎么舍得把瘦的拿去填河呢?
也许害的性命实在是太多了,差点还把大名鼎鼎惊天动地的鲁提辖给剥了,幸好张青回来得及时,才将他救起来结为兄弟。于是他给浑家定了三条规矩,有三种人不能害:一是云游的僧道,二是行院的妓女,三356bet余额负数是流配的犯人。妓女的钱是陪了多少小心才得来的,而犯人里则多有好汉。这还算是有点良心。
黄牛肉、水牛肉还有人肉馒头还在卖着,没有人理会,没有人过问,没有人搜查,打虎英雄武松如果不是留个心眼,也被切做了黄牛肉,不过,他心胸真是大度,被张青几句吹捧的好话一恭维,被好酒好肉一招待,他便不计前嫌,还同张青结为异性兄弟。
他现在已经不是什么都头了,就算是,这个地方也不属于他的管辖范围,不必多管闲事,他现在是个配军,他是说过抱打不平,他也很嫉恶如仇,可那都是场面上的,这背地里谁当真?而且张青又不是别人,已经化敌为友,变成了兄弟。兄弟做什么事那是另当别论的,是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的,是可以理解的,自己不也是个杀人犯吗?只是多少不一样而已。
后来张靑兴致勃勃,很有成就感地带着武松参观了他的人肉作坊:“壁上绷着几张人皮,梁上吊着五七条人腿”,武松没有吃惊,没有感到触目惊心,也许已经因为有了张青前面那一番话的铺垫,也许有过两条人命在身的他的心灵已经麻木不仁,他不想再问这些人腿是什么来历,官府都不问,他操什么闲心?这几个人的死和他根本有什么相干?
    不过,当他看到押解他的已经一颠一倒挺在剥人凳上的这两个公人时,他还是觉得不能见死不救,不仅因为他们一路上那么小心服侍着自己,已经有些情分,害了他们天理不容,而且因为他们还要与自己结伴同行好一段路程,他们如果被张青夫妇都剥了做水牛肉卖,那自己就不能去孟州了。而自己可是在编在册的犯人哪。他暂时还不想被通缉,更不想让人骂自己不是条好汉,好汉做事好汉当,那个牢还是要去坐的。
武松走了之后,张青与孙二娘的人肉包子店还在继续开下去,而且还因为生意不错而开了分店,这就意味着,还有无数的生命会平白无故地变成黄牛肉或水牛肉。也许会是你,也许会是我,只要你或我经过这个十字坡。
 
 
  • 上一篇: 张老师读水浒之十六:高明的马屁
  • 下一篇: 张老师读水浒之十四:都是漂亮惹的祸